首页 >> 管理学 >> 本网首发
CMF中国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发布
2022年01月30日 10:47 来源:官网_YB亚博APP首页 作者:卫思谕 字号
2022年01月30日 10:47
来源:官网_YB亚博APP首页 作者:卫思谕
关键词:宏观经济;数据分析报告

内容摘要:

关键词:宏观经济;数据分析报告

作者简介:

  官网_YB亚博APP首页讯(记者卫思谕)1月19日,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2022年1月)于线上举行。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

  会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代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发布CMF中国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

  “三重压力”下稳增长政策托底

  报告指出,当前我国经济修复力度趋弱,“三重压力”下稳增长政策托底。第一,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经济修复力度边际趋弱。2021年,我国GDP增速为8.1%,两年平均增速为5.1%,这与我国近些年来的历史平均水平相比有一定差距,季度增速前高后低。导致经济修复逐季放缓的因素主要有三点:一是疫情反复,经济修复结构并不平衡;二是政策性因素对经济的支撑程度较上年有所弱化;三是碳达峰碳中和、降低经济增长对房地产的依赖等中长期结构调整的措施在短期内的集中出台对经济修复产生制约。

  第二,疫情冲击导致的产业结构和需求结构短时扭曲情况有所缓解。2021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由2020年的贡献率为负向常态水平回归,全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5.4%。

  第三,生产端结构分化且边际走弱,2022年在稳增长政策的支撑下或将企稳。2021年工业生产呈现显著的前高后低走势,结构性分化持续:上游企业的修复好于下游企业;与大宗商品、原材料相关性更高的国有企业好于民营企业、大型企业好于中小型企业;制造业中出口企业好于非出口企业。美国贸易战引发的一些技术制裁,反过来也倒逼了我国高新制造业的发展,因此高新制造业板块增长较快,这也是我国补短板的一个重要表现。

  第四,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使得出口景气超预期延长,但新的一年或有走弱压力。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虽然全球承受能力也在增强,主要经济体的景气水平保持在荣枯线以上,但在疫情防控方面中国表现最为亮眼,我国供给端快速修复进而支撑出口增速持续保持高位,2021年全年出口累计同比增长29.9%,进口累计同比增长30.1%,贸易顺差保持在较高水平。展望2022年,随着主要出口国家生产修复,叠加高基数因素,预计2022年出口增速将出现明显回落,但全球需求的恢复也将给我国出口带来一定支撑,对2022年出口也无需过分悲观。

  第五,在投资方面,市场化投资持续修复,2022年政策性因素支撑的投资或有改善。2021年针对城市建设投资和房地产行业的监管不断强化,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对固定资产投资的支撑作用逐步弱化。未来随着稳增长政策的力度加大以及严监管政策的调整,2022年政策性投资或将有所改善。

  第六,CPI与PPI经历走势分化,新的一年通胀压力或可控。一方面,随着猪肉价格逐步企稳回升、稳增长政策带动服务和消费品价格边际回暖叠加“翘尾因素”,CPI大概率温和回升,年中或为全年高点,但受上游价格传导逐步弱化以及需求修复偏弱影响,CPI上行空间有限。另一方面,受全球货币政策转向、供给修复影响,输入性通胀压力或边际缓解,同时保供稳价政策也将支持PPI增速向常态水平回归,叠加基数影响,2022年PPI有望逐步回调,一季度PPI仍将位于较高区间,后续逐步回落。

  第七,社会融资前高后稳,新的一年社会融资同比增速有望企稳回升。2021年,由于超常规货币政策的退出,信用边际收缩,叠加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整体偏弱以及针对城市建设投资和房地产行业的严监管政策,社会融资增长呈现放缓态势。从贷款结构来看,票据融资占比显著上升,在当前实体经济较为低迷,但货币政策倾向于宽信用的背景下,银行通过票据融资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因此对实体的作用有限。在2022年财政前置背景下,政府债券融资将有所改善,专项债作为资本金或将对信贷投放也起到一定撬动作用。综合来看,2022年社会融资同比增速或将企稳回升。

  第八,国际收支总体稳定,2022年人民币汇率或呈窄幅波动走势。2021年人民币兑换美元中间价整体呈双向窄幅波动走势。

  展望2022年,面对“三重压力”,GDP增速仍面临继续回落压力,全年呈现前低后稳态势。报告预计2022年GDP增速或在4.7%至5.1%之间,中位数在4.9%左右;考虑到宏观政策效果显现以及2021年基数的影响,2022年各季度增速或呈现前低后稳态势,但下半年能否企稳仍取决于稳增长政策实施的效果和力度。

  把握好稳增长与调结构、防风险的“双平衡”

  报告指出,2022年宏观经济运行仍需直面五大风险与挑战;把握好稳增长与调结构、防风险的“双平衡”。针对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报告给出六点建议。

  第一,在指导思想上,把握好短期经济平稳运行与中长期结构调整、防风险与稳增长“双平衡”。内外运行环境发生的深刻变化使得宏观经济政策面临多重约束,宏观政策再定位需要把握好两个方面的平衡。要把中长期发展作为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方向,不能简单地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

  第二,加强“双碳”长期目标与短期经济增长目标的协调与结合。正确认识和把握碳减排的客观规律,避免运动式“减碳”。做好统筹协调,尤其需要考虑我国各省、各行业之间的碳排放水平差距较大的现实。此外,应加大新能源等领域基础设施建设,适度进行超前投资。

  第三,适当提高疫情防控的政策容忍度和灵活度、提高防疫政策与宏观政策的匹配程度。将“精准防控”作为疫情管理的主要标准,进一步优化疫情防控政策与宏观经济政策的匹配。只有疫情防控更加灵活、精准、宽松,促进消费和服务修复的宏观政策效果才能够有所显现。

  第四,慎重出台具有收缩信号的相关政策,稳增长的信号要明确、措施要有力到位。首先应认识到影响预期转弱的因素并未消失,市场预期及市场信心相对脆弱,易放大负面情绪。而市场信心的稳定成为扭转预期转弱、减缓需求收缩的关键。宏观政策操作应加强预期管理,慎重出台具有收缩信号或收缩效应的相关政策,稳增长的信号要更加明确。在这一前提下,应做到货币政策更加灵活、财政政策更加注重效能。既要防止分解谬误,避免把整体任务在各部门间简单一分了之,更不能层层加码,导致基层难以承受。也要防止出现合成谬误,避免局部合理政策叠加起来造成宽松过度的局面。

  第五,处置风险仍需循序渐进、相机抉择,对地产等风险暴露过快的领域避免出现处置风险。房地产长期累积的风险需要有节奏地出清,做好跨周期安排;避免地产调整与金融体系及地方政府债务产生风险共振与叠加。一方面,要慎重把握房地产税的落地时机、仔细研判最优税率。另一方面,建议设立房企债券市场稳定专项基金,对市场进行合理引导,避免房地产债务问题引发债券市场出现剧烈波动。从长期角度看,应尽快培育新能源、新兴技术等领域,产生新的经济增长点,引导资源配置有序向房地产之外的领域配置。

  第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各项配套措施齐头并进、协同发力。2022年是党的二十大召开之年,是“十四五”规划全面落实的一年,是新发展格局全面布局的一年,也是各地政府全面换届之后的一年,是冬奥会的举办之年。应确保各项重大工作与经济工作相互配合、协同并进,在指导思想上仍需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针对社会思潮变异,应继续鼓励弘扬企业家精神,改善营商环境,提高微观主体经济活力。

  寻求短期平稳运行与中长期结构转型的中国经济

  结合CMF中国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与会专家对当前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做出判断并对所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了梳理。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针对三重压力,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认为,我国当前面临的“三重压力”与2009年、2015年所面临的下行压力有本质上的差别。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需求下滑。这里的需求不足不仅仅是过去外需的不足,而是体现在国内消费的疲弱和投资的不足。第二,疫情造成的供给冲击。这是以往经济下行期没有出现过的。第三,预期转弱。在三重压力背后,是疫情冲击、发展转型加速的负面效应以及结构性恶化带来的综合影响。新问题的处理思路,依然要深刻研究疫情的不确定性和病毒传播的规律,精准把握2022年疫情政策的再定位、再调整,持续贯彻中央精神,按照中央的要求来落实工作。

  对于金融风险问题,刘元春认为金融风险在这样的大转折点中出现并不可怕,也不是超出预期,因为全球都处在这种超级风险的范围之内。但是一定要看到中国的风险防范机制与欧美的风险防范机制具有一些本质性的差别。2022年会是超越大家想象的一个平稳之年,但也要将目光放到未来两三年的期限,这是我们研究的一个重点。

  在对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做出综合判断之后,与会专家针对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政策选择提出了相关建议。

  刘元春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做了七个方面的政策部署,接下来如何全面落实是核心重点。首先,在地方换届之后,新一轮的干部要真正地鼓足干劲,发挥自身的作用。第二,货币政策定位需要我们认真地研究高债务条件下,流动性管理的新规律、新问题和新挑战。对于今年来讲,怎样预测宏观经济走势以及怎样对货币供应量、利率水平进行前瞻性的调整,需要很多科学的研判。特别是利率下降的空间问题,研究不能过于草率。第三,财政问题。目前看财政总量没有问题,但是财政的结构、节奏都是应该高度关注的。第四,房地产政策问题。稳房价、稳地价、稳预期,这三稳在短期内非常重要。另外一块就是需要政策手段发力,要在很大程度上对冲短期市场波动带来的冲击。这些年中短期波动全面绑架了长期战略的实施,使我们延误了很多房地产转型改革的窗口期。所以一定要抓住最后的一些契机,稳定推动长效机制的建设。同时,政府端要在稳定短期上面有所作为,实现短期和中长期政策的平衡。

作者简介

姓名:卫思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官网_YB亚博APP首页 (责编:闫琪)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