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现代化、市场化、社会主义改革“三位一体”:创造人类文明的新形态
2022年05月10日 22:57 来源:官网_YB亚博APP首页 作者:杨 耕 字号
2022年05月10日 22:57
来源:官网_YB亚博APP首页 作者:杨 耕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学者简介】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学报主编。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学部委员。中国辩证唯物主义学会副会长。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哲学)组长,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马克主义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先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求是》《中国社会科学》《哲学研究》等报刊上发表论文200余篇;先后出版学术著作20部,代表作为《为马克思辩护:对马克思哲学的一种新解读》《危机中的重建: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现代阐释》《重建中的反思:重新理解历史唯物主义》《东方的崛起:关于中国式现代化的哲学反思》;先后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重大项目等7项;先后获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等8项。 

  创造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和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是两个密切相关的命题。

  自鸦片战争以来,实现现代化,重构中华民族的生存方式,重建中国文明的形态,是几代中国人的奋斗与思考,光荣与梦想。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中国开辟了通向现代化的现实道路;毛泽东对“中国工业化道路”的探索,开启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先河;邓小平明确提出并拓展出“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为“九死一生”的中国现代化、为重建中国文明的形态开辟了新的天和地。

  现代化有两种类型:一是内发型的现代化,即内生式的现代化;二是外发型现代化。所谓内发型的现代化,就是说这个国家的现代化是由内部因素促发、自然而然发生的,如欧美的现代化。外发型的现代化则是指这个国家的现代化并不是由内部因素促发、自然而然发生的,而是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发生的,或者是由外部力量直接促成的。从起源上看,中国的现代化无疑属于外发型的现代化。“师夷长技以制夷”。中国的现代化运动一开始就具有被动抉择的特征,它起于对西方资本主义入侵中国的回应,而且是伴随着救亡图存的民族复兴运动起步的。作为外发型现代化,中国的现代化有一个突出的矛盾,那就是,如何把握外来文化与本国传统文化、西方文明形态与本国文明形态的关系。现代性是在西方现代化的运动中产生,所以,中国现代化的突出矛盾就是如何把握传统与现代性这两种异质文明的关系。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从历史上看,无论是以“中国文明中心”论为逻辑前提的“中体西用”,还是以“欧洲中心”论为蓝本的“西体中用”,抑或是孙中山的“中国国粹+西方科学”的文明嫁接方案,都没有解决传统与现代性的这一根本矛盾。只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只有中国式的现代化才解决了传统与现代性这种异质文明的关系。我们应当明白,不是传统文化挽救了中国,而是中国革命的胜利使中国传统文化避免和中国近代社会一样走向没落;不是传统文化把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推向世界,而是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巨大成就,把中国推向了世界,使中国传统优秀文化重振雄风有了可能。

  既要凭借传统文化内涵的精神动力推进中国式的现代化、推进中国文明的建设,又要变革传统文化,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的转换、创新性的发展,同时把外部的传导性的因素转化为内部的创新性因素,这是中国式现代化着力解决的问题。对于西方的文化,借鉴什么、吸收什么?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继承什么、发展什么?标准不在西方文化本身,也不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身,而在于当代中国的实践,在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思维坐标。把握好这两种异质文明的关系,中国式的现代化必然创造人类文明的新形态。

  从社会形态这个视角来看,人类文明经历了四种形态,奴隶制文明、封建制文明、资本主义文明、社会主义文明。文明不同于文化。自从有了人就有了文化,而到目前为止,文明是与阶级社会联系在一起的。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指出:“当文明一开始的时候,生产就开始建立在级别、等级和阶级的对抗上,最后建立在积累的劳动和直接的劳动的对抗上。没有对抗就没有进步。这是文明直到今天所遵循的规律。”当代中国的文明形态属于社会主义文明。但是,由于中国没有经过完整的资本主义文明形态,或者说,没有经过完整的资本主义历史阶段,而是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直接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的,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因而必须借鉴、吸收资本主义文明中的合理因素,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消除资本主义文明中的阶级对抗。中国式的现代化就是要解决社会主义文明形态建设中的这一重大问题。

  从历史上看,现代化运动是由资产阶级启动的,到目前为止,已经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基本上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在这个意义上,现代化与资本主义具有历史重合性。问题在于,自从社会主义国家产生之后,现代化运动就出现了分叉,即出现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有两种现代化:一种是资产阶级的现代化,另一种是无产阶级的现代化。中国式的现代化是针对西方现代化、相对苏联现代化而言的。走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就是要创造出一条既不同于西方现代化,也不同于苏联现代化的道路,开创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这个过程又要“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包括资本主义文明形态中的合理因素。因此,中国式的现代化必然造就人类文明的新形态。

  从历史上看,西方现代社会是先经历了市场化,然后进入工业化,也就是现代化的。与此不同,当代中国改革的最重要特征和最重要意义就在于,它把市场化、现代化和社会主义改革这三个重大的社会变革浓缩在同一个时空中进行了,可谓史无前例。西方的现代化和市场化是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结合在一起的,中国的市场化和现代化则是和社会主义改革融合在一起的。

  市场经济不仅是资源配置方式,而且是人的生存方式;现代化不仅是社会的现代化,而且是人的现代化。当代中国的改革就是要把市场化从资本主义中剥离出来,把现代化从资本主义中剥离出来,把二者同社会主义融合在一起,“三位一体”。这就是说,中国式的现代化内含着社会主义的本质和历史使命,因而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并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新型现代化。换言之,现代化、市场化、社会主义改革,三重重大的社会变革“三位一体”,必然创造人类文明的新形态。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杨 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官网_YB亚博APP首页 (责编:李秀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